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

這個國家的水準=為了竹科犧牲大埔─當怪手開進稻田中

聽說這裡是自由人權的國家



以怪手紋身的稻田?

2010.6.9,相信對苗栗竹南大埔的居民絕對是個永難忘懷的日子。
6.8下午,縣府運來水泥拒馬阻斷大埔地區通外道路,並施行交通管制,當地居民發覺後,緊急連絡立委、議員前來協調,縣府態度強硬不予理會,直到傍晚才開放一條通道供民眾出入。
6.9凌晨三點多,警備車載來二百多名員警,同時到來的是二十多輛怪手、鏟土車,還有救護車,帶頭者按圖索驥,四處佈置警力與怪手,時間一到同時出動,令不及防備的居民手足無措,無法相互支援,接到訊息的媒體在外圍即被擋下不得進入。
怪 手直接開進休耕或再一個多月就可收割的稻田,或開挖或推土,甚至只是在稻田裡繞幾圈就開走,部份居民隱忍不敢阻止,按耐不住的居民責罵員警和工程人員,招 致而來的是稻禾被鏟除得更徹底,及與員警在稻田旁追逐後,立即被優勢警力制服受傷,一位憤怒的農民提言要放火燒怪手,換來的是稻田被鏟成平地,幾乎看不到 還站立著的稻禾。
一位婦人孤身站在怪手旁不肯離開,遭十幾位男、女員警包圍,僵持一陣後即被拉走,旁邊一台攝影機持續記錄整個過程,搜證員警好奇地問:「她是你的誰?」,只聽到一句男孩子微弱的聲音:「我母親!」

求求你們!(大埔自救會)
在一陣狂風驟雨似的摧殘後,除了短時間不可磨滅的心痛外,有幾位居民受傷、一位老婦人昏倒、及已無機會收成的稻田。
6.8 晚間,縣府相關主管人員即已悄悄進駐自救會長家對街的民宅,好整以暇的在淩晨時分發號施令讓居民措手不及。其實這兩天的「封路」、「整地」行動,縣府儘可 對外宣稱「依法行政」,因為該走的行政程序都已走完,針對尚未繳交權狀的農民,縣府也將補償金提撥至專戶,只要農民改變心意即可領出,但事實真是如此嗎?
縣 長劉政鴻2008年在內政部都委會第689次會議上,當面向委員與民眾承諾將「從優從寬」補償,但至今卻以公告地價徵收民宅及土地,在民眾質疑未兌現承諾 及抗議聲中,2010.1.25仍強行舉行動土典禮,今年5.17,縣議會提案通過,在未與居民達成共識前,暫緩全部徵收作業,但在6.9即以整地之名, 示警意味濃厚地針對不願繳出權狀的農民而來,更是未遵照縣議會做成的決議!
自古以來,農民視土地為第二生命,而糟踏破壞作物更是被視為刻意挑釁,因為代表要讓農民無法收成、沒有飯吃,難道出身農家,強調為農業爭取權益的縣長劉政鴻忘記了嗎?

老農心痛的豈止一季收成?

<一封寄給馬總統的信>
總統  鈞鑒:
賤 民陳張知妹,生於民前三年,住苗栗竹南鎮大埔里,婚後先夫即經政府徵兵遠赴大陸海南島服役,賤民攜子女前往大陸眷探,俟見局勢動盪先夫為堅守崗位無後顧之 憂,安排賤民與一子二女輾轉顛沛搭船返台,返台後先夫即音訊全無,賤民頓時失依靠,含辛茹苦將子女扶養成人均事業有成,前百歲時蒙  總統頒壽屏乙幅,深感徳澤,基此原可含飴弄孫安度晚年,惟日前六月九日縣府高官調動二百餘員警力大軍壓境,動用機械將賤民子孫賴以維生及一個月後即可收成 之莊稼剷除,如此蠻橫地方政府草率行為,視百姓生家性命如草芥,賤民至今仍惶惶不安,僅有上書勤政愛民  總統做主,因不知何日賤民淒風避雨的處所將變成斷垣殘壁,
懇請  總統能撥冗或派員前來傾聽民怨,否則屆時賤民將拖著孱弱的身軀前往總統府向  總統當面陳情!

陳情人:賤民陳張知妹

2 則留言:

Jones 提到...

請參考這一篇:
http://www.2home.com.tw/forum/viewthread.php?tid=8062&extra=&page=3

不要單憑一面之詞就跟著起鬨

carlojam 提到...

笑死人了~我貼文干你屁事?
說我在起鬨?你哪位阿?